Vladyslav Y. Yavorskyy

我还记得我是怎样爱上石榴石。那是十多年前,我第一次去坦桑尼亞。一个年轻的背包客,只带放大镜和相机,我的目标只是要看到塞伦盖蒂的日落和日出。

旅程的第一周,公共汽车在坦桑尼亞北部的阿鲁沙停下来。在餐厅里我跟外国人搭讪,没想到20年后我们仍是朋友。我们一起走过阿鲁沙的街巷,分享旅途上的故事和回忆。途中在当地的宝石店停下来的时候,我看见了最漂亮,鲜绿的沙佛莱石水晶,瞬间冲动下把它买了。

那天的下午,我在享受另一家宝石店店主的好客时,一名牧羊人从门口进来了。疲倦的他带着一颗他从某疏林草原民族收购的水晶。这颗明亮的石头颜色有点皇家的桃红,无法用言语详述。那是一颗马来亚石榴石,第二颗进入我珍藏的石榴石…

回到工作室,我开始打磨宝石,越来越惊叹。石榴石不但颜色浓厚,光的分散好比彩钻。看中这两颗宝石的人很快就出现,我又再一次踏上路途寻找石榴石。

我是尖晶石的爱好者和收藏家,但我的珍藏里还差绿色和橘色两个颜色。逐渐,我拥有了一整套绿色的石榴石,颜色从深祖母绿到粉薄荷也有。

我的珍藏开始有乌拉山脉的翠榴石,缅甸,坦桑尼亚和尼日利亚的马达加斯加石榴石,还有坦桑尼亚的深粉红玫瑰榴石。

20年后的今天,我觉得是时候分享我旅途上的足迹 — 多年来买过,切割好的宝石的照片 — 和在狩猎稀有宝石的无尽旅途上遇过的人。

数量 :
Paypal
请用英文填写邮寄地址。

电邮 : vlad@yavorskyy.com
© 2017 Garnetbook.com. 版权所有.